Home / 區塊鏈技術 / Holochain / Holofuel的經濟模型和動態供應的設計概念

Holofuel的經濟模型和動態供應的設計概念

 

本文章將介紹Holofuel貨幣系統實際設計的考慮因素和其中不同的部分。 Holofuel是Holo託管網絡的原生數字資產。 它是基於相互信用原則設計的,代表了現在加密貨幣設計的第三個新的方式,它既不是基於傳統加密貨幣高度不穩定的設計,也不是把幣價掛鉤美元的穩定貨幣設計。

在這裡將會討論Holofuel的設計概念,解釋我們希望這個系統如何運作以及我們的設計如何實現這些目標。 我們最關注的情況是在不同條件下產生的經濟信號,並確保這些信號能夠促進健康的生態系統。

 

團隊希望能夠有效地促進和記錄Holo網絡中的價值轉移,因為這些價值轉移代表了通過分散式網絡正確配置託管的過程。 為此,在Holo的綠皮書中定義了幾個要求。

 

技術角度來看,我們需要能夠處理非常大量微交易的能力,就像每天數百萬次的交易,因為這是如何配置分佈式託管的性質。 這需要使用到類似加密貨幣的技術,因為現有的支付網絡不能經濟有效地處理這些微交易。

 

經濟角度來看,我們需要穩定且能準確反映真實活動的價格信號,以便用戶和托管者可以放心地制定長期計劃。 我們認為這需要一種由網絡託管容量支持的貨幣。這一種支持需要以代理為中心,因此需要建立在Holochain上的加密貨幣,即:Holofuel

 

對於由資源託管支持的Holofuel,單獨或集體的托管者必須願意提供託管服務以換取Holofuel。 這可以通過向托管者承諾能以其他東西贖回Holofuel來實現,但這僅僅意味著Holofuel只是得到其他東西的支持,例如, 黃金。這樣,我們Holo網絡中的經濟信號來源就會變成黃金,而不是資源託管。

 

為了達成真正的託管支持,Holofuel是應該通過借貸的方式來創建的。 通過這種方式,托管者需要Holofuel來償還他們的債務。 這也意味著當網絡可以產生更多資源託管時,才會有新Holofuel的創造,反之亦然。 事實上,這就是現代資金的運作方式。

 

如果我們借Holofuel給托管者,我們必須了解他們的信用度和償還能力。 這樣做需要以代理為中心,因為它需要了解參與託管節點人的身份。所以,這需要捨棄匿名性,需要遵守全球AML / KYC的規定。

 

這種方式額外的優勢是Holofuel會有實際的用途,因為如果托管人沒有打算用它,他們不會從Holo上獲得貸款。

正如我們已經討論的那樣,Holofuel將得到託管資源的支持,因為Holofuel的持有者可以直接將其直接兌換為Holo網絡上的託管服務,並且Holofuel的發行是由獨立托管者的何時借用Holofuel而決定的。 除此之外,我們還提供其他2種實用的設計選擇。

 

首先,我們打算對可以創建Holofuel的總量設立一個上限,與網絡的託管容量成比例。 我們這樣做是為了避免管理系統中的整體風險,並確保每個單位的Holofuel的價值不會因為在一起工作的托管人而發生通貨澎漲。

 

其次,我們實行了一個稱為“儲備賬戶”的特殊賬戶。 儲備賬戶通過放大來自托管人的某些經濟信號並代表他們出售或贖回Holofuel來增加結構性彈性,從而在這個過程中影響價格和供應。 重要的是要了解儲備賬戶不是“管理”Holofuel,因為這意味著某種形式的代理和各種目標功能。

 

儲備是指只要滿足三個條件就可以在它們的信用額度內銷售Holofuel:首先,Holofuel的總量低於系統範圍的上限。 其次,最近出售的Holofuel的數量低於週期性上限。 第三,他們必須收到可接受的儲備貨幣,如美元或BTC。

 

任何人都可以在儲備賬戶購買Holofuel,但只有通過託管賺取的Holofuel才能在儲備帳戶兌換。 這創造了一個循環流動,從儲備中購買的新Holofuel進入一般的流通供應,直到它用於託管。 此時,托管者可以在交易所出售或於儲備賬戶兌換,具體取決於價格。 如果他們在交易所出售,他們仍然保留他們的託管收據,以便他們可以在以後的儲備中兌換Holofuel。

 

第一批儲備將由Holo創建。 這純粹是出於實際的原因。 首先,儲備需要流動資產才能運作良好,因此我們希望確保在創造額外儲備之前達到臨界質量。 其次,將涉及監管複雜性,我們希望先代表社群澄清這些問題。 第三,儲備明顯受到設計的系統性影響,因此我們需要小心推出。

 

儲備中的Holofuel價格是一個關鍵的管理變量,因為它會是一個穩定的價格。 儲備沒有代理機構也不會代表托管人行事。 儲備賬戶的價格將反映主機的定價偏好。 具體而言,托管者能夠在其管理軟件中設置Holofuel的個人底價。 因此,托管者可以設置Holofuel不會被低於0.1美元贖回。 儲備金將收集所有托管者最低價格的數據,然後設置儲備底價,例如最高四分位數的定價。 這個價格當然會考慮新數據持續刷新。 可能還有其他額外的反饋循環。 例如,如果Holofuel在儲備中一直售罄,價格可能會自動增加。

 

相比之下,Holofuel是根據LIFO價格或最近的買價兌換的。 這可確保托管人獲得接近市場/現貨的價格。 這也意味著儲備中的所有fuel都得到了全面支持,我們並沒有人為地支撐著價格。

儲備也不會取代交易所的功能,因為只有通過託管賺取的fuel才能被兌換。

 

這種定價如何在只有一個托管人的極端情況下運作?

在單一托管人的情況下,儲備中的Holofuel價格與托管人的價格是完全相同。 因此,從價格角度來看,由托管人新發行的Holofuel與交易所的沒有區別,只是儲備阻止托管人單方面拒絕出售Holofuel。 通常將保護範圍擴展到社區,保護區代表整個託管社區,同時也阻止他們妨礙Holofuel的動態供應的機制。

 

以下是LIFO如何運作的簡單示例,並使用容易理解的數字

我們從一個空的儲備賬戶開始,目前以每一個單位的75美分的價格出售Holofuel。

現在有人決定以75美元購買100個單位的Holofuel

儲備賬戶現在有75美元,兌換價格是75c。

假設市場出現變化,儲備賬戶的Holofuel價格上漲到1美元,現在其他人以這個價格買了200單位的Holofuel。

兌換價格現在為1美元

如果我們假設此儲備不再銷售Holofuel,則托管者可以以1美元的價格贖回最多200個Holofuel。 此時價格將回落至0.75美元,並且將有100個Holofuel是可被兌換的。如果該100個Holofuel隨後被贖回,儲備賬戶會變空,並且不能在該賬戶中兌換更多fuel。

 

 

我們實施這些儲備的原因是為了增加結構彈性並確保Holofuel是促進託管的有效工具。 特別是,它有助於解決幾個主要問題。

托管人可以選擇不使用其信用額度。 在沒有儲備賬戶的情況下,這會產生信貸凍結的效果,妨礙供應變得動態。 這增加了波動性,也可能使用戶難以獲得Holofuel。

 

它還有助於我們確保Holofuel由托管人的動態驅動的。 儲備允許任何人購買任何需要的Holofuel,包括非託管需求。 這允許Holofuel的供應適應非託管使用。 但是,由於儲備定價始終與托管人相關聯,因此任何供應變化依然基於托管動態。

 

最後,它降低了Holofuel價格的波動性,這使我們的生態系統更容易制定長期計劃。


這些設計的結果是Holofuel的供應受到最大潛在供應或信貸延長以及該信貸的實際使用的影響。
通過網絡代碼在算法上控制Holofuel最大的供應量。 這類似於比特幣或以太坊那些基於區塊獎勵算法的供應,但顯然更複雜,因為Holofuel本身是一個更複雜和動態的系統。 管理算法將設置“信用因素”,該信用因素可以擴展信用度,並允許主機根據其跟過往記錄在負餘額下使用。 它還將使用網絡統計數據來設置儲備中Holofuel的價格和可用的Holofuel。

在這個最大值內,在任何時間點的流動Holofuel的實際數量由3件事物驅動:
首先,Holo組織有一個信用額度,可用於資助網絡開發,並由我們收集的網絡交易費用支持的。 當我們在ICO期間賣出HOT時,我們使用了這個信用,因此Holo org的債務現在等於終目前存在的所有HOT – 或者更準確地說,等於Holofuel在主網發佈後的轉換。

其次,如果他們認為價格太高或者有其他考慮因素,他們可能會賒購來為新託管提供資金。

最後,儲備賬戶可以通過賒購的方式出售Holofuel,以換取資金(例如美元,BTC),這些資金隨後將支付給已經提供託管且想要兌換其Holofuel的託管人。

Holofuel的使用並不會導致借款變更,包括交易所的交易,不會改變供應。

影響Holofuel價格的因素

在這重申,這裡沒有任何內容會構成價格預測,指導或投資建議。 所討論的所有價格和價格變動都純粹是為了幫助有效地傳達Holofuel的經濟概念。

此外,我們還討論了一個抽象的“託管單位”。 實際上不會有這樣的事情。 相反,將有不同託管相關服務的價格,每小時CPU的價格,網絡帶寬和存儲的價格,並且不會有單一價格,但基於硬件規格,地理位置,認證,可靠性等不同,價格也會不同。

 

 

在考慮Holofuel和價格時,需要考慮3種不同的事情:
首先是為網絡上的提供給用戶的實際託管價格。 在可預見的未來,這是以每單位託管的美元或其他國家貨幣計算的。 這是托管人和用戶最關心的價格,因為托管的成本將採用國家的貨幣,而大多數競爭對手(如AWS)也以國家的貨幣計價的。 託管價格受典型經濟學上的供需動態影響。

託管價格也是另外兩個因素的產物 – Holofuel的價格和內部的價格。

Holofuel價格是在交易所或儲備中買入/賣出一單位Holofuel的價格,而購買力是以Holofuel計價的託管內部價格 – 例如,每小時託管需要1個單位的Holofuel。

Holofuel和購買力主要受到內部競爭和供應動態的影響。 例如,網絡上的價格競爭是受內部價格影響,因為Holofuel的價格是普遍和平均的定價。 因此,如果托管人之間存在激烈競爭,內部價格將下降。

讓我們深入研究託管價格的動態。 由於託管價格受供需影響,最終由實際的使用和創新影響。 我們來看幾個例子。

此處顯示的圖表顯示Y軸上的價格和X軸上的託管數量。 我們有一個需求曲線D1,其中託管需求量隨著價格下降而增加,供給曲線S,其中託管供應量隨著價格上漲而增加。 均衡價格發生在兩點交叉,Q1是實際託管數量的供應和使用,價格為P1。

如果Holochain的使用率增加,那麼將以相同的價格將有更多的託管需求,需求曲線從D1轉移到D2。 如果Holochain的項目的收益更大,則會出現類似的動態,因為他們可以為相同數量的託管服務支付更高的價格。 當曲線從D1變為D2時,新的均衡價格為P2。 價格上漲到P2,新的託管者將加入網絡,因為現在能為他們帶來更多利潤。
相反,如果網絡效率提高,那麼託管硬件可以提供更多的託管。 例如,單個HoloPort可能能夠託管兩倍的應用程序。 如果發生這種情況,供應曲線S將向右移動,新均衡價格可能會降低,這將吸引更多需求。

但是,託管價格的增加或減少並不會自動轉化為Holofuel價格變動。 這取決於特定於網絡的動態。

 

 

最後,我們會研究為何效率的提高會降低託管價格,假設其他條件相同,因為競爭更激烈。 然而,還有另一個動態,即網絡上托管者之間的內部競爭。

想像一下,如果效率的提高了令有效的托管能力增加兩倍,那麼就可以說託管的新均衡價格降低了25%,需求增加了50%。 內部托管人的托管能力將增加100%,需求量增加50%,因此競爭非常激進。 在這種情況下,托管者將繼續降低其內部價格,例如從10 fuel到9 fuel,到8 fuel,依此類推,以獲得更多的使用率。 這是因為他們個人對Holofuel的價格沒有太大的控制能力。

內部價格的底價是多少?

底價是盈虧平衡的價格。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效率提高意味著托管者可以為使用同一硬件提供兩倍的託管,只要Holofuel價格保持不變,盈虧平衡價格將是前一個的一半。
因此,如果總託管價格降低25%,但內部價格可能下降一半,那麼Holofuel價格將上漲50%。 當然,這產生了次級效應,因為Holofuel價格現在更高,托管人可以把內部價格推得更低,這再次使Holofuel的價格上漲,直到達到新的平衡。
現在這些數字都是只有說明性,重要的是,一個關鍵的驅動因素是內部價格變化與託管價格的關係。

另一個動態是來自儲備帳戶的價格信號。 由於任何人都可以以儲備價格購買Holofuel,並且托管人可以以該價格進行贖回,因此儲備價格可以作為穩定器,防止Holofuel價格的變動過大。 因此,回到我們的例子,最初的內部價格可能下降25%,但互相競爭的托管人可能會進一步下調價格,同時設定最低的Holofuel價格(並承擔必須要的風險)。 這將推動Holofuel價格上漲,並且週期仍在繼續。

另一個因素是Holofuel的供應動態。 我們的機制可以創造動態供應,以應對經濟信號。 一般來說,我們希望在價格上漲時增加Holofuel的供應,在價格下降時減少,因此價格變化是為了應對潛在的需求而非人為製造的稀缺或過剩。

一般來說,我們預計市場價格的上漲速度會比儲備價格快,因此當價格上漲時,交易所與儲備價格相比會更高,反之亦然。
因此,有幾種被動機制可以自動激勵反週期供應。
另一個因素是速度,我們在本文章中沒有詳細討論。 一般來說,我們會期望速度放大價格的走勢。 例如,隨著價格的上漲,它會產生通縮壓力並激勵用戶更長時間地持有Holofuel,從而有效地將其從一般的流通中釋放出來。

 

我們認為Holofuel代表著數字資產設計的巨大變化,它通過一個分散和動態的系統,在內部經濟需求的驅動下趨於穩定。 團隊通過幾項關鍵創新來實現這一目標。

首先,Holochain的高TPS和以代理為中心的方法可以從技術角度提供更具響應性,準確性和針對性的供應管理。 例如,能夠了解每個節點的收入歷史記錄和兌換的喜好。

其次,儲備的設計使系統能夠針對接受特定的經濟信號,而不會成為任意由人去決定的管理系統。 雖然我們使用它來專門“接收”託管需求,但沒有任何理由儲備不能被設計去回應其他信號。
最後,由於沒有PoW,PoS或Holofuel的利息支付,Holofuel的系統是不支持中心化的。

 

關於Holo的資訊或更新,我將會定期發佈在微信公眾號和大家分享,喜歡的朋友可以在微信掃以上QR碼關注訂閱。

About 區塊先生

在2017年數字貨幣交易與價格急速上升,吸引了Mr Block注意。 慢慢由觀察者變為數字貨幣的投資人,對區塊鏈相關技術產生喜好,相信區塊鏈相關技術及數字化資產會為未來經濟及互聯網帶來新模式。 除了投資外,也積極在行業不同的社區中擔當不同的角色,致力推動行業發展和知識普及。 目前是Holochain的社區自願者,HoloPorts中國的認可銷售商。此外,也在行業中的投資機構擔任社區推廣工作。 Mr Block的文章主要是為不同的項目進行盡職調查,研究技術為主。希望能讓更多朋友了解項目背後的技術,行業面對的問題,由淺入深解讀項目相關應用及原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